尤深

【贺红】威胁(下+番外)[HE/BE对战—HE组]

好了下篇就是be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下定了决心要这么做呢?是为了赌他一次回心转意还是为了给自己轻生找一个理由呢?红毛不清楚。
     
       他其实挺有信心贺天是爱他的,可是在面临死亡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本能的害怕起来。实际上他自认为一条烂命死就死了,可是想到若是贺天不会来,仍面带微笑的举行婚礼时还是会很难受。
   
       红毛记得他上学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写的是一个单相思的人一辈子都只是离得远远的看着,满篇的压抑和委屈。他当时就觉得这个人是傻逼,喜欢为什么不能去争取?喜欢为什么不敢拼这一次?
   
       不过痴儿罢了。
    
       红毛从小就是一个人,明明是个温暖的人却不得不装作冷酷暴躁来保护自己。他想他对贺天的感情也许是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开始的。贺天的欺负,贺天的威胁在红毛眼里全是不同的意味。
   
       从未有人这么对待过他。
   
       红毛也想试试看和能够信任的人一起面对困难的感觉,也想试试看能够害怕的感觉。
   
       巧的是贺天总是能给他安全感,在一起之后更是各方面无可挑剔,所以即使后来贺天提出分手,他也依旧觉得世界上不会再有像贺天一样好的人了。
   
       这么好的人,自己凭什么得到呢?
   
       这是红毛失去意识前最后一个念头。

七。
   
       贺天赶到海边的时候仍旧阳光灿烂。
   
       他突然感到有些绝望。
   
       大海很美,蔚蓝透彻反射的阳光几乎要晃的他睁不开眼,贺天被强烈的光线刺的几乎要留下泪来。
   
       蓝色。蓝色。蓝色。
   
       没有红色,海里面哪有红色?
   
       他突然觉得有些冷,脑袋疼得什么事情都想不起来。他脱了外套和鞋子,纯粹靠着本能一步一步往海里走。
   
       贺天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他只觉得海水冰冷担心红毛会难受,可是头顶的太阳又那么灿烂,温暖的像是红毛头发的颜色。

        他想起来和红毛提分手的那天,也是这么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红毛一早起来给他做早餐,身上还套着他的略显宽大的白衬衫。

       当时贺天还想象了很久红毛的反应,以为他会红着眼眶发火然后揍自己一顿。但是红毛只是沉默了半晌转身把第一次煎的有些糊的鸡蛋放在他面前,第二天就完全消失了,临走前还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

       红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
      
       那为什么这一次他找了他那么久都不肯出来?

       红毛捣毁了自己的婚礼,必须找到他让他赔一个。

       贺天被海浪推的离岸边越来越远,他干脆不再动作任海水吞没自己。他慢慢闭上眼睛,嘴里呢喃着红毛的名字。

       怎么就没好好珍惜他呢?

       贺天勾起唇角苦笑出声,睁开眼睛盯着太阳。

       等等,刚刚他看见的红色绝对不会是太阳的颜色。

       ??!!

八。

       红毛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胸腔像是被压住一样喘不过气来,他有点懵逼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地方,只记得自己看见的画面是一片漂亮的蔚蓝。

       啊对了,他是去跳海来着。

       红毛突然瞪大了眼睛艰难的抬起手掌盯着自己的指间不太敢相信。他还活着?意思是……贺天来救他了?

       不一定吧,也可能是自己命大又漂回岸边了呢。那位大少爷,是狠的下心来不管自己的。

       结果红毛刚这么想完就打脸了。贺天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踱步进来。

       红毛瞅见他不由自已的勾起唇角高兴起来,挣扎着坐起身来死死地盯着他。

       贺天被他这样的眼神盯的有些好笑,坐在他床边拿牙签戳了块苹果塞他嘴里。

       “舍得醒了?”

       红毛嚼着苹果朝他翻个白眼哼哼一声,垂着脑袋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不行不行,得装个逼。

      于是他咽下苹果侧过脸装作难过的样子沉默半晌才回他。

      “我有什么事关你屁事,不好好的结你的婚跑来这儿干嘛?”

       贺天一看还给气笑了,扳过他的脑袋凑上去狠狠咬了他唇瓣。

      “你他妈脑子怎么还像个鸡巴似的,我没你活不下去,这个回答满意没?”说罢又给他塞了块苹果。

      红毛不太好意思的挠挠后脑吞了嘴里的食物红了耳尖,还是忍不住对贺天竖了个中指。

      “就你鸡巴长的跟个脑子似的,我可告诉你老子现在知道你怕什么了,以后别得罪我。”

      黑发男人不以为然把他揽进怀里,手臂圈着他的细腰。

     “那你不听话的话我也跳海去?小红毛本事挺大啊,还敢威胁我?不过……”

     贺天顿了顿手掌滑到他臀部揉了揉满足的。

     “你想这么离开我,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

     红毛眯着眸子把他的手打开,挑挑眉朝他笑了笑。

     “彼此彼此吧。”

END

[番外]论红毛应该选择哪一种死亡方式
   
       后来某一天贺天问起红毛当初为什么选择用跳海这一招威胁自己,红毛哼哼冷笑一声把他按在沙发上一条一条细细道来。
 
      “首先得是一个在你来到之前可能不会挂的死法,比如跳楼什么的纯粹扯蛋,咚一声跳下去准嗝屁还玩啥玩。”
   
      贺天一脸复杂。
  
      “其次你想,要是太容易让你找到我多没意思,老子就是要让你紧张一下才划算,海大吧?难找吧?怕吧?”红毛摊摊手一脸得意洋洋。

      看着自个儿老婆这副小模样贺天几乎要给他鼓起掌来。
 
      “然后啊,这儿是你答应要带我去的地方,在一起那么久都还是老忘记,我当时想的是假如你不来,我自己看着这片海死了也挺开心的。” 红毛耸耸鼻子声音越来越小,贺天蹙了蹙眉把他搂进怀里。
   
      “其实挺怕你不来的,不是怕死,是怕到头来就我自个儿当真成了傻瓜,白白这么死了,多不值。”
   
       贺天把他的脑袋摁在自己胸膛揉揉他脑袋,凑近他耳边吹了口气。“我要是去了,但是找不到你怎么办?”

       红毛愣了愣憋了半天也没挤出一个字来,贺天又好气又好笑发敲了敲他脑袋。

      “所以你是根本没想到这个可能是吧?是不是欠操,嗯?”

      红毛一下子红了脸颊狠狠把他推开。

     “是该说,幸好我找到你了。”

     你不知道我多感激上天让我找到了,你也不会知道。

   

   

评论(4)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