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深

【贺红】威胁(上)。虐,大概he?

he和be不定。你们评论告诉我应该是he还是be好吗?

威胁。
一。
       红毛在哪里都能看见贺天要结婚的消息,报纸、网络、电视、广播,像是被统一承包了大肆报道这件事情。
       红毛挠挠后脑略带烦躁的关掉了收音机,一头栽在床上拿枕头蒙着脸。这个情况他早就预料到了,本来以为自己大概会郁郁寡欢好一阵甚至情绪崩溃,真实经历时才发现自己冷静的可怕。
       他倒是一点都不慌,大脑飞快运作导致太阳穴一突一突疼的他额头冒冷汗,顺着脸侧滴在床单上濡湿了一片。
       红毛打算搏一次。
二。
       贺天这几天忙的不可开交,决定了要结婚那天起自己的小女朋友隔两天就要他带着去挑婚纱、教堂,贺天尽了全力不把怒火倾泻在她身上,结果是每一天秘书都被骂的狗血淋头。
       偶尔他会想起红毛,感叹一阵觉得他真是合自己胃口,不矫情不做作还不用疼惜着,可惜是个男人。贺天确切自己是不喜欢男人的,即使他半年前才和红毛分手。
       微信又传来未婚妻的一条信息,贺天瞄了一眼认命般的拿上外套起身出门。
       明天他就要踏进婚姻的坟墓了。
三。
       红毛打听到了贺天举办婚礼的地方,是城市的北边一个漂亮豪华的教堂。他挑了挑眉盯着网页上洁白神圣的教堂,鬼使神差的伸手覆上去轻轻呢喃一句。
       我愿意。
       突然间他的眉眼柔和下来嘲笑了自己一句,触电一般缩回手揉了揉眼睛。
       这么一句一个人的我愿意,可笑又凄凉。
       他记得当年高中语文课的时候老师突然小清新起来有感而发,和他们聊了很久的天最后哭的一塌糊涂。他还记得那个老师的话。
       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爱离别,求不得,怨憎会。
        红毛觉得生老病死是常态,每个人都会经历只是区别在早晚。他每天都在关注着贺天倒是也不觉得离别,也未曾记恨过哪一个人。唯一便是求不得。
       也许爱情这种东西,本就是求不得的。
       他笑了笑拿上车钥匙准备去城市南边的沙滩。
四。
       到达海边的时候红毛看了眼手机,刚刚好十点钟,他下了车在阳光下惬意的伸了个懒腰。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
       今天天气很好,而且一个人都没有,一直呆在这里也不错。
       红毛在海边坐了很久,放空了双眼盯着白色的海鸥吃吃的笑了,抬头看了眼太阳。
       十一点四十,差不多了。
       他挽起裤腿踩上绵软的沙滩,打开手机录像机,一步一步朝着海走去,留下一串孤独的脚印。
五。
        贺天在后台等待最后跳上车子这煎熬的十分钟,他们计划好在十二点准时开始婚礼,但直到现在他还没调整好心态一脸的烦躁。
        旁边的造型师来来回回给他换了好几个发型都没遮住他满脸的戾气,干脆最后来了个浪奔头一凶到底。
       入场前最后一分钟贺天收到了红毛发给他的一个视频。
       他挑挑眉点开却是脸色越来越差。
       贺天惊惶的扯下领带一句话都来不及说便飞奔出教堂跳上车子。
       一路上他都祈祷着要快点快点再快点,渐渐的视线被水气模糊了才明白自己多重视红毛。
        他被红毛威胁了,抓住软肋狠狠的坑了一把。
        他留在教堂的手机仍在播放那个视频。
         “这里的天气很好,现在是十一点五十六分,我开始录这个视频。”画面里红毛被阳光晃的有些睁不开眼,难得笑得灿烂,一步一步往海水里退。“你明白对吧,我现在要做什么。”他把镜头转向海水,看起来已经没到了他的腰际。“如果你不爱我,没关系,千万别来,好好的结婚当做没有我这个人。”他抬手遮住眼睛还是咧开嘴笑的很好看。“如果你爱我。”他顿了顿眼角泛红,指缝里涌出透明的液体。“如果你爱我,结婚算个屁,快来救老子。”

tbc。

       

评论(64)

热度(165)